最快进步奖的最有力争夺人选

最快进步奖的最有力争夺人选融入神学院的生活后,西亚卡姆也在第一时间投入运动的怀抱。西亚卡姆从没认为那个去打NBA的儿子会是自己,因为当时他的心里只有足球,如果说一家人里谁最不喜欢篮球,那个人应该就是帕斯卡尔-西亚卡姆了。

喜欢不喜欢是一回事,有没有天赋又是另一回事。即便西亚卡姆对篮球无感,但他还是经常会和哥哥们一起打打篮球。很快,他的篮球天赋尽显无疑,可他的心里依然没有想到NBA,他曾梦想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,或者去商学院工作,甚至是进入市政府。忘了提一句,西亚卡姆的父亲正是喀麦隆那座城市的市长。在喀麦隆,足球才是第一运动。用西亚卡姆的话来说,它的地位就像是美国的橄榄球和篮球,喀麦隆的不少孩子都梦想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。

不过,西亚卡姆一家有些不同。他的三个哥哥,平时也踢足球,可是稍微长大一些后,他们都去打篮球了。哥哥们都很喜欢篮球这项运动,这也和父亲的影响有关,虽然他让自己的孩子都去上神学院。他的哥哥们早就跟他说过关于神学院的可怕故事。那里的食物难以下咽,教授的课程也是晦涩难懂,每一天早上,神学院的学生都必须在5点30分前起床。远离家庭的孩子,只能被孤独感时刻包围着。即便父亲打算让西亚卡姆去的神学院和哥哥们的并不是同一所,但他依然打算拒绝。“我不想去,”西亚卡姆尝试说服他的父亲。

在喀麦隆,很少有孩子敢违背父母的意愿,但出于对神学院的恐惧,西亚卡姆还是壮起胆子说了“不”。西亚卡姆的父亲从来不是一个喜欢争辩的人,他只是对儿子说了句:“你得去!”说完这句话,他就挂了电话。以往,父亲让西亚卡姆做一些他不愿意做的事时,他总是尝试最后一招,去求自己的母亲。可是这一次,这招也不灵了。“对不起,帕斯卡尔,”母亲说,“你需要相信我们,这将是最好的选择。”在神学院的第一周,西亚卡姆几乎每一天都以泪洗脸,毕竟,当时的他只有11岁,他想家,也想朋友。

不过,他的适应能力还是挺强的,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哭的次数越来越少,也很快习惯了神学院的生活,只是他依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儿学习。但他其实始终怀揣着一个梦想:有朝一日,他的一个儿子能够去打NBA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