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箭在休赛期阵容调整失败了

火箭在休赛期阵容调整失败了卡佩拉本赛季场均贡献17.6分12.6篮板1.8盖帽,是队内的篮板王与盖帽王,场均得分在队内仅次于哈登。在火箭内线球员中,只有卡佩拉护筐能力在平均水平以上,内内和哈尔滕施泰因一老一小,进攻端或可发挥一些作用,但防守端的效用都无法与卡佩拉相比。

塔克可以客串五号位,但塔克1.98米的身高实在不足以形成空中防御。火箭内线防守原本就受外线防御力变差的拖累已是千疮百孔,卡佩拉至少伤停一个月,如同雪上加霜。本赛季交易截止日是北京时间2月8日,这意味着留给莫雷通过交易改善阵容的时间只剩下24天,莫雷要怎么办?对于莫雷而言,他有两个选择,第一个选择就是赶在交易截止日之前,引进一名大个子,填补卡佩拉伤停造成的阵容漏洞。在目前的交易市场中,有一些可供火箭考虑的球员,比如尼克斯的坎特、篮网的法理德和老鹰的戴德蒙。这三名球员都能提供即战力,而且都是到期合同,坎特本赛季工资为1862万美元,法理德是1376万美元,戴德蒙是720万美元,不会影响火箭在今夏的工资空间。

但是,这三名球员所在的球队,如果愿意交易,前提是火箭能够提供对等的条件,就以坎特为例,据《纽约邮报》的消息,尼克斯送走坎特需要换回等价的到期合同,进而确保球队今夏的工资空间,而火箭阵中最大的到期合同是克里斯,工资为321万美元,另外就是杰拉德-格林和安东尼,这些到期合同能让尼克斯动心吗?从莫雷的运作理念来看,奈特无疑是这位火箭总经理最想清理的,奈特本赛季的工资是1463万美元,用于交易便于匹配薪资,但症结是他在本赛季结束后还有一年价值1564万美元的合同,想找到一支愿意吞下奈特总额超过3000万美元合约的球队,真的是很难。

莫雷的另一个选择就是按兵不动,靠哈登的进攻爆发力扛过这段伤病期,等待保罗和卡佩拉归来,但这样做有一个非常大的弊端,那就是赛季中期就过度消耗哈登,会带来伤病隐患,而一旦哈登身体出现问题,火箭这个赛季就无希望可言了。在保罗伤停的情况下,火箭的进攻基本上就是两大套路,一是哈登与卡佩拉挡拆,二是哈登单打,卡佩拉不能打,保罗仍未复出,火箭进攻利器仅剩哈登一对一。就球队体系而言,卡佩拉伤停对火箭影响最大的还不是进攻,而是防守。

莫雷在2018年休赛期主要做了三件事,一是续签保罗与卡佩拉,二是交易安德森,三是引援填补阵容漏洞。莫雷给了保罗四年顶薪,给了卡佩拉5年9000万美元,留下两大主力显然没错,但同时代表着火箭工资空间锁死,无力续签阿里扎与巴莫特,导致两位防守悍将离开。将安德森送到太阳换来克里斯与奈特,莫雷甩掉了球队的一个工资包袱,但换来的两名球员全无用处。奈特先是养伤,复出后代表火箭打了12场球,场均3分,投篮命中率23.4%,现在膝盖又有不适情况出现。

克里斯上场期间,火箭百回合进攻少拿11.7分,百回合防守多丢5分,克里斯起到的是负作用。火箭上赛季防守效率联盟第七,本赛季该项数据位列联盟第26位,造成防守质量暴跌的原因是阿里扎与巴莫特转会,火箭侧翼防守变差,无限换防瘫痪,进而出现了外线漏人,内线吃紧的连锁反应。